戴安娜泪流满面,深夜疯打300次电话给大16岁已婚的情人,为何如此

咪乐|影院卡哇伊|直播|app|观众版手机版下载 在这个级别车型中,豪华品牌、合资品牌的出现并不稀奇,3款自主车型的出现让我们很是骄傲,尤其是,2017全年销量仅次于。

一个人生活,会觉得连日子都会变长。

戴安娜王妃一生的悲惨境遇如果用两个字来概括,那就是孤独。

老一辈人常说,养孩子很简单,给孩子吃喝就可以了。

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这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心理不健康的成年人,做出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呢?

譬如戴安娜为了取悦查尔斯,保持苗条的身段,在吃下东西以后就开始呕吐,后来发展成为不可遏制的呕吐症。

她还不惜挺着大肚子从楼梯上跳下来,只为了阻止丈夫查尔斯去打马球。

在长期和卡米拉的对峙过程中,戴安娜开始出现暴食症,抑郁症,状态很差,甚至一度差点割腕自杀。

在和查尔斯正式离婚前后几年时间,她放飞自我连续找了7任情人,平均算下来,一年1个。

29年前,在得知比她大16岁有家室的情人霍尔要和她分手时,戴安娜在深夜连续拨打近300次电话求复合。

这些疯狂的举动让厌恶她的人误解其为男女情爱的禁脔,觉得她太没自尊心了,自我轻贱,在爱情里太过卑微。

明明有着超乎常人的美貌,却表现得好像离了男人就不能活似的,着实让人无法理解。

喜欢她的人却为她辩解:戴安娜一生都在寻找真爱,最终是她遇人不淑,造化弄人,寻爱不得。

可是在我看来,戴妃这一生根本不是在寻找爱情,她寻的根本不是哪个具体男人的爱,而是缺失的家庭温暖和认可。

看看她这些举动,其实目的很简单:就是让身边人关注她,认可她。

看看她所经历的这些男人,除了查尔斯之外,他们身份、地位不同,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在追求戴妃的时候,像宠女儿一样宠着她,把她捧在手心里。

戴妃谈这么多次恋爱,也许是她自己只想享受被追求的过程,不想要稳定的亲密关系或者不会建立长久的亲密关系,也说不定。

那么她爱查尔斯,爱其它7位情人吗?本质上她谁都不爱,只是借着恋爱的由头在尘世间合理索取来自陌生人的关注和温暖,而这份关注和温暖本应该在她成年之前由家庭倾注,却被无视了。

她的家庭到底是如何?来翻看她的历史吧。

2021-10-19,戴安娜出生在英格兰东部诺福克附近的帕克庄园,她是家里第三个女儿,上面有两个姐姐。

因为确实有爵位继承,戴妃母亲承受着巨大的生育压力,终于在第四胎生了弟弟。

小时候的戴安娜开朗大方,生活得无拘无束。然而,她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转折点是在6岁那年,父母离婚了。

所有孩子的抚养权都归她的父亲所有,父亲将姐姐们送到寄宿学校,并聘请保姆来照顾戴安娜和弟弟。

读这些文字很简单,来想象一个场景:六岁上幼儿园的时候,有一天母亲走了,亲密的姐姐们也走了,父亲很少回家,来了一个不熟悉的新保姆,唯一亲密的能说话的只有三岁的弟弟。

这是一种什么感受?失落?惶恐?还是孤独?

父母的离婚,对于幼小的戴安娜来说,很难承受,她后来回忆说,

“我听见父亲掌掴母亲的声音,我躲在门后不敢出来...”

戴安娜和弟弟非常的亲近,在父母离婚的那段时光里,她和弟弟就是彼此的依靠。

如果说弟弟可能会是她早期在世上唯一的情感纽带,那么她人生第二个转折点就打断了这种关系。

年仅9岁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,戴安娜非常不情愿地被送到私立女校让德沃斯豪尔。

从此她就开启了独立的住宿生活, 13岁的时候,她又被转到另外一所寄宿学校,17岁的时候,戴安娜离开学校,来到了伦敦。

随后发生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,没过几年,就嫁给了查尔斯。

研究戴妃早期生活,你会发现她一直过的都是寄宿生活,没有和任何一个家人建立起亲密的关系。

戴妃父亲就不谈了,本来就重男轻女,后来又再婚了。

母亲什么样?举个例子就知道了,戴安娜亲生母亲曾骂她为ji女。一个母亲都不知道尊重女儿的情感需求,更不要谈帮女儿度过人生的难关了。

据说戴安娜在学校里结交了很多朋友,可她真实内心成长过程是什么样子呢?

也许戴妃对生活的体验就是两个字:孤独、长久弥漫的孤独。或许她也是死在那一辈父母的错误认知上。

又回到开头那个问题,小孩子真的只要给吃给喝给玩,就能健康成长吗?

根本不能。心理学家哈洛通过实验发现,情感需求的满足在人类早期非常重要,好多有心理缺陷的成年人都与不健全的成长经历有关。

儿童要与抚养人之间建立起温暖、亲密的联系才能让他们建立起积极的自我,并体验到愉快的情感。

人们都把她和查尔斯婚姻的失败归结为双方学历、兴趣和性格的巨大差异,查尔斯这边铁定就是渣男骗婚,利用了戴安娜的无知和青春少女的虚荣心。

可是在我看来,戴安娜在人生成长阶段中,都还没有建立起积极的自我,如何去承受来自婚姻和社会的巨大压力?

也许戴安娜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孤独女孩,这一生都在寻找她的“抚养人”。

人类的心灵就像迷宫一样,走着走着就找不到出口了。愿阅读此文的读者珍惜自己,爱护身边的孩童,人间值得!